【守初心 见行动】持续推进河涌治理,让一条条“臭水沟”重回清澈


文章发布日期: 2019-08-02    来源:广州市水务局

  近年来广州按照“3-4-5”治水路线,推动黑臭水体治理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,形成全市上下动员、齐心协力治理黑臭水体局面,112条黑臭河涌中已有107条达到“初见成效”。

  “3-4-5”治水路线:按“源头减污,源头截污、源头雨污分流”原则,推进“四洗”清源行动,坚持“控源、截污、清淤、补水、管理”技术路线。

  01天河区欧阳支涌:曾经居民怕开窗,今日河涌鱼虾游。

  欧阳支涌是车陂涌的第二大支涌,是广州市列入全国城市黑臭水体监管平台的112条黑臭水体之一,治理前水质重度黑臭,沿线有三条排水渠汇入,收纳着渔沙坦市场、柯木塱村等的生活污水,沿途餐饮业、工业、高校、农田等污染源直排河涌,日排污量达1.797万吨。

  经过一年的整治,欧阳支涌在去年底彻底告别黑臭。周围的居民终于敢开窗了。今年5月,水利部相关负责人调研广州市河长制及河湖“清四乱”工作,专门来到欧阳支涌查看,对欧阳支涌的治理点赞。

  变化始于2018年11月。在天河区水务局的牵头下,欧阳支涌两岸的散乱污企业得到根治。同时,河涌两岸所有企业和居民的生活污水全都告别直排,接入市政管网。天河区龙洞街道党工委书记、欧阳支涌总河长陈璋说:“现在巡河是我一天中最幸福的事情,因为在河边散步实在太舒畅了。”

  昔日黑臭河涌如今清澈见底,周围居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也明显提升。7月24日下午5时,广东省林业科学院退休职工吴伯,照例拿出钓鱼竿,来到欧阳支涌钓鱼。吴老说,他所在的职工家属区就在欧阳支涌边上,治理前河涌黑臭无比,连夏天都不敢开窗户。但现在,他每天到河涌钓鱼,这已经成了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。

  02白云区景泰涌:过去晨练要上山,现在下楼就能练。

  在白云山下大金钟路的白云区景泰街道金泰社区,潺潺的景泰涌穿流而过,清水和绿荫交融,阵阵凉风顺着流水而来。但谁能想到二十多年前,住在周边的居民却“连窗都不敢打开”。

  去年底,景泰涌初步完成整治工作,告别黑臭水体,水质也得到了极大提升。“从那时开始,居民开始敢在涌边散步了,就算打开窗户也不会闻到臭味了。”童阿姨笑着说。

  金泰社区居委会负责人谢女士介绍说,此前景泰涌还是黑臭水体时,居民想晨练只能去几公里外的白云山,非常不便,如今水质好了,在自己家楼下就可以健身散步了。

  “在河涌两侧的石墩,实际上里面埋的是截污管。”景泰街道河长办工作人员黄先生表示,此前因为没有截污,居民的生活废水和企业的废水,全部直接排到河涌里。在进行了雨污分流改造后,污水被截入污水管,现在能够看到流出来的是白云山上的泉水或地下水。

  黄先生说,河涌一侧的人行道曾经是一排违建板房,周边居民生活污水直排到河涌内,对河涌的水质造成了污染。“经过努力,做通了居民思想工作后,他们都很配合地拆除了。”

  03荔湾区五眼桥涌:自家屋虽非违建,河长仍带头拆除。

  五眼桥涌全长1121米的河涌自北向南经过秀水涌、塞坝涌,部分流向葵蓬涌,最终与珠江西航道联通,是一个多河交汇的枢纽地带。

  五眼桥涌作为广佛交界处的一条河涌,五眼桥村村支书、村级河长莫志华坦言,曾经最大的难点在于两地联动机制的缺乏。一旦有一方治理不得力,就会出现水体相互影响。这一问题最终在上级领导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得到解决。

  此前,广州各辖区对散污乱场所,临河违建、垃圾黑点、黑臭水体、违法排水口、禽畜养殖六大污染源进行摸查。为顺利推进网格化治水,莫志华带头拆掉了自家临涌的房子。其实他家的房子并非违建,但与他家相近的几家房屋因为影响施工进程必须拆除。可大家谁也不愿意自家房屋被拆,莫志华索性带头拆掉了自家与违建和施工都无关的房屋。这一做法很快奏效,相近的几间房屋得以顺利拆除。

  04黄埔区双岗涌:拆违旧改,村民一分钱补偿没要。 两年前,双岗涌同样因“重度黑臭”而榜上有名,曾被环保部、水利部纳入黑臭河涌重点治理对象,如今因整治效果良好登上“全国黑臭河涌整治光荣榜”。

  整治前,城中村片区支管和截污主管不完善,排水系统混乱,村民和小企业污水都是直排河涌。由于下游沿岸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各类建筑,拆违困难最大,双岗村最终拆掉了2.6万平方米违建,还沿着河涌边向当地村民借地10米。在拆违、旧改和清苗过程中,得到了村民们的主动配合和积极支持,没开口要一分钱补偿。

  为了对双岗涌河涌两岸及周边区域进行截污、堤岸整治和景观升级,黄埔区在双岗涌两岸新建截污管网一万多米,污水提升泵站1座。

  除了注重河涌自身治理,双岗涌还着力整治周边小微水体。比如,因长期污水排放,双岗村的“风水塘”变成了臭气熏天的“化粪池”。街道办对3个总面积超过一万多平方米的“风水塘”进行了治理。

  通过控源截污、清淤疏浚、生态修复,铺设两千多米污水管道,清除黑臭底泥,水塘采用“食藻虫引导水生态系统构建技术”实现了水体生态修复,解决水体污染和富氧化、抵御外源污染,形成长效自净改善水质。水塘的改变,让村民又有了聚集聊天,休闲散步的场所,以往沉寂的小村又重新喧闹了起来。

  经过长时间的摸索,广州在河涌治理方面已形成行之有效的经验。

  在工程技术示范方面

  一是率先提出黑臭水体污染源作战图,网格化剿灭污染源。以流域为整体、村居为单位,划分作战单元,制定了每条黑臭水体剿灭污染源作战图。市河长办派驻督察组到各区,以河涌流域为整体、以村居为单元按作战图进行督察,户户排查,村村过关,拉条挂账,逐个销号,不获全胜决不收兵。二是推出“四洗”(洗楼、洗井、洗管、洗河)清源行动。

  在长效管理方面

  一是持续推进河(湖)长制全面覆盖河流和湖泊。二是建立了排水(雨污水)一体化管理制度。以“统一管理中心城区污水、雨水、合流等排水设施,实现污水厂-管网一体化、专业化运营”为目标,于2018年5月17日正式成立广州市城市排水公司,为广州水环境治理工作提供精细化、专业化管网管理服务。

  此外,广州市在现有排水地理信息系统的基础上,开发了排水户巡检APP,根据“用水户即排水户”的管理原则,压实各区属地管理责任,逐步建立起全覆盖、可追溯、可倒查的排水户管理体系。

  对于近年来,广州河涌治理所带来的变化,最有发言权的当属生活在河涌周边的群众。

  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学生李大裕:我在欧阳支涌旁边已经生活了3年了。前两年,每年暑假都是最难熬的,这里奇臭无比,宿舍还有同学身上长了红疹子。我们在宿舍都不敢开窗。但从去年底开始,我发现河水变清了,河涌两岸也种上了漂亮的鲜花,即便是在盛夏,依旧鲜花怒放、河水清冽。现在河涌两岸已经成了我和同学的跑步道。每天下午,我们都会沿着河涌跑步锻炼。我和同学们等了3年,终于等来了这条跑步绿道。

  天河区珠村村民陈永康:阔别20年的龙舟又回来了。

  说实话,我没想到中支涌能在揭盖不到半年内就变清,我也没想到区里和街道能有这么大决心把沿途的暗渠都堵上,更没有想到今年端午节阔别了20年的珠村龙舟又重新在河涌中“划翔”起来。中支涌进行美化后,两岸的岭南风情水乡街吸引了很多游客前来参观,河涌两岸的商铺生意比以前更加红火。以前没人愿意在河涌边坐着,现在,每天晚上,河涌边都有人唱粤剧、纳凉,村民夜间文化生活比以前更丰富了。

  黄埔区双岗村居民区润球:河涌水变清了,朋友不请自来。

  我出生在双岗村,从小在双岗涌边长大。记得小时候,都是从涌里取水,夏天在河涌里游泳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河涌变成了臭水沟,与河涌相连的鱼塘也成了一个垃圾站,大家都把垃圾往里扔,变成了一个“化粪池”。

  现在河涌整治后,鱼塘和河涌水清得很,以前千人嫌的地方,现在成了远近闻名的景观。不仅村里的人有了一个放松、休闲和垂钓的好去处,还有人专程驱车到这里来游玩。以前一进村就臭烘烘,都不好意思请人到家中来做客,现在朋友反而不请自来。

  守初心,让昔日黑水变清渠。

  碧波荡漾、鱼翔浅底,诠释了人们对于城市水环境的美好期待。一年来,广州把河涌治理摆在了突出位置。从设立治水网格到排水一体化管理,从制定黑臭水体污染源作战图到推出“四洗”(洗楼、洗井、洗管、洗河)清源行动,在这场任务重、时间紧的治水战役中,全市党员干部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,把干事创业的热情转化为治水治污的成效。截至目前,112条黑臭河涌已有107条达到“初见成效”。河清水晏的生态环境,让人们的获得感、幸福感大大提升。

  良好的水文环境,一直是广州独特的资源禀赋。水环境得到有效治理,除了使城乡面貌焕然一新,也能让生态福祉惠及每位市民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剿灭黑臭水体的初心,就是要给群众生活创造美好环境,使新时代的广州不仅活力澎湃,更成为宜居宜业宜游的幸福之城。

  守初心才能担使命,干起事来才动力十足。广州的河涌治理之所以一个办法接着一个办法,一项成果接着一项成果,形成上下动员、齐力同心的局面,归根结底,离不开对初心的坚守、对使命的认同。

  当然,守初心关键要见行动。能不能让群众切实感受到整治成效,是衡量河涌治理工作的根本标准。随着一条条“臭水沟”重回清澈,许多市民感叹,环境更美了、休闲去处更多了。这既是肯定,也是鞭策,更反映了人们对河涌整治新成效的企盼。

  正值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开展之际,广州仍要乘势而上、再接再厉。用“河畅、水清、堤固、岸绿、景美”的扎实成效回应期待,满足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更高需要!

相关附件